香港最美陀枪师姐蝶变惠州创业花旦

香港最美陀枪师姐蝶变惠州创业花旦

从香港特警转型经商创业,丰富的经历给了何禹霏别样人生。 《东江时报》记者周楠 摄

香港最美陀枪师姐蝶变惠州创业花旦

市民送的“破案神速”小牌匾是她为警10年最好的奖励。 《东江时报》记者周楠 摄

香港最美陀枪师姐蝶变惠州创业花旦

案发现场,何禹霏身着便衣抓捕嫌疑人。

香港最美陀枪师姐蝶变惠州创业花旦

何禹霏(右)出现在香港警队的宣传画中。

香港最美陀枪师姐蝶变惠州创业花旦

何禹霏与警队同事们。

香港最美陀枪师姐蝶变惠州创业花旦

跑马能手何禹霏曾上过报。

香港最美陀枪师姐蝶变惠州创业花旦

何禹霏是个闲不下来的人,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健身会所。《东江时报》记者周楠 摄

人物档案

姓名:何禹霏

年龄:35岁(出生在惠州,8岁起在香港上学和工作)

职业:自主创业开设健身馆

经历:曾任香港特警(要员组G4保镖、重案组、

缉毒组等部门)10年,离职后回惠经商创业

她叫何禹霏,很女性化的名字,但见到她本人的第一反应多半是“哇,有型”——— 短得不能再短的头发,三七分,定型,发际线如战斗机划过天际的弧形,戴着时下流行的黑框眼镜,一脸素白、干净。紧身灰色运动装,紫红色跑鞋,1米65身高,线条紧致、匀称,很符合她现在的身份——— 健身教练。

35岁,单身,却拥有比常人更精彩的人生:在香港警队的精英队伍里干了10年,任要员组女保镖、重案组女警、缉毒组干警、机动组成员、失踪组探员,每天过着紧张刺激的日子;2013年她毅然辞职,回到惠州接管父亲生意,成为年轻的“企二代”;生意风生水起时,她却舍得放下,靠一己之力创业,做自己最喜欢的事:健身行业。

“我为自己做好了规划,正一步步来实现,惠州是我事业开启之地。”她说。

10年特警

重案组缉毒组都做过

何禹霏的普通话标准、清晰,没有“港普”的腔调;每句话简明扼要,几乎没有长句子,显得干脆利索。干练这个气质,在她身上展示充分,即便是坐着,她都抬头挺胸,上身挺直,眼神直视,从不躲闪;但是,她的语调是平和的,偶尔会蹦出好玩的词语,让人卸下心防。

她说,这是在香港警队干了10年的结果,沉稳办事、低调做人。何禹霏在惠州出生,父亲是在惠港商,1990年8岁那年,父母将她送到香港上学。此后岁月,她完全是个“香港仔”,在那里读书,考上香港大学。“2003年香港正在闹SARS(非典),我就是在那一年考进香港警队的。”她说,自己从小就喜欢香港的madam,“多少受了TVB的影响吧”。

2003年,性格外向、热爱运动、成绩优秀的何禹霏顺利穿上了警服。何禹霏当香港警察10年,都是在男人堆里打滚,因为她任职的部门都不简单,几乎是“提着脑袋在工作”。要员组(VIPPU)担任G4保镖2年,“就是穿着黑西装、坐在黑色轿车里,随时保持警惕,有情况第一时间冲上去的那些黑衣人”“G4保镖保护的都是政要人物,例如副总统级别”;重案组(DCS)3年,负责的都是要案;机动组(PTU)2年,常常冲在一线抓犯罪嫌疑人;缉毒组(SDS)1年,侦查抓捕吸毒贩毒人员;失踪组(RMPU)2年,60多人负责全港所有失踪案件,都是离奇失踪案。

“那时每天就是睁开眼,上班,查案,抓人,搜集证据,出庭,回到家闭眼睡觉,第二天醒来继续。忙忙碌碌,紧张刺激,除了上班,运动,比赛,两周休息一天,几乎没有其他生活。”何禹霏在香港干警察10年,负责片区都是犯罪高发地段:西九龙、油麻地、旺角、尖沙咀等,“比一般的香港人还要忙”。

最灿烂的10年,何禹霏不是制服就是便装,香港报纸上出现的大案抓捕镜头里,曾有她的身影。

角色转换

回惠创业还是很忙

2013年,她从香港警队辞职,随即回到惠州接手父亲的生意,担任公司经理一职。他的父亲,1992年创办了港旅(惠州)冷气工程有限公司,是一家惠州港资公司。2013年5月,何禹霏回到惠州。“我知道自己会回来接手爸爸的生意,所以没有舍不得。”何禹霏提前半年递交了辞职信,谢绝了挽留,结束了自己在香港警队10年的工作,也结束了自己在香港的生活,回到小时候居住的城市。

一回来,何禹霏还没喘气,就开始角色的转换,学习如何经商,如何拜访客户,如何经营一家公司。“公司是制冷的,我一边工作一边重新学习,要很快弥补相关知识的不足。”何禹霏说,回来惠州后的两年时间,她依旧忙碌,忙得和在香港一样,回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。她的拼命,让公司过渡很平稳,新老交接很顺利,父亲很放心。“但我不愿这样下去,感觉这不是我要的生活,所以跟我爸提出,我要自己出来做。我爸说OK,于是我弟被抓回来接手公司,我出来了。”说到第二次辞职,何禹霏的语气很淡然,拿得起放得下。

中学时期,何禹霏兴趣爱好广泛,是学校学生会主席、篮球队队长、长跑队队长,还喜欢打羽毛球、练书法;在香港当警察,她是警队里10公里跑纪录保持者,周末和休息时间常常被派去参加比赛,更是跑马高手。多年来,她的体型和健康保持良好,健身与运动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何禹霏决定要开自己的健身会所,她要从事健身行业。利用半年时间,她捡回美好的身材,到香港、加拿大等地学习,考取了多项国际健身资格证;她将惠州所有健身场馆跑了个遍,调查市场,了解所需。地点是朋友无意中推荐的,她亲自看了一趟就敲定,环境很好,虽然位置暂时偏了点。

2016年3月,何禹霏的健身会所开业,占地500多平方米,两层空间,她投入近300万。自己经历之后,才知道创业艰难。何禹霏笑着说:“10几年前当警察是睁眼闭眼之间都在忙,3年前接手公司也是睁眼闭眼间都在跑,到了现在还是睁眼闭眼间都在干。幸好习惯了,每天早出晚归!”

何禹霏还有着野心,今年她计划在惠州开第二、第三家健身会所,地点已经确定、教练已经签约、器械准备好了。

慈善并举

“你总要为这座城市做一些什么”

她是个闲不下来的人,一天大部分时间在自己的健身会所,“80%的时间和精力在事业上,剩下的20%做别的”。这些别的,包括参与公众事务与社会事务,所以不排斥拥有 “政治身份”,“你总要为这座城市做一些什么,让它更好发展”。

做慈善她最乐意,“因为很忙,所以力所能及”。她无意中被推荐进一个慈善跑步群,成为一个分队的小队长,常常教感兴趣的群友慈善捐款。3月19日,为了给自闭症儿童捐款,何禹霏带上自己的健身教练团,在红花湖参与慈善百日跑活动。那一天,让她最开心的是,很多跑友带着孩子参加活动,“孩子们很有爱心,让我更加相信惠州这座城市很温暖。”

特警生涯

市民送她“破案神速”牌匾

Anson是何禹霏的英文名,很男性化,她却更喜欢别人这么叫她,“比较简单”。在香港警队精英队伍里干了10年,Anson有很多故事,有些案件她已经记不得了,但一块香港市民送给她刻着“破案神速”的小牌匾,她保存至今,这是她为警10年最好的奖励。

要员组 曾给总理夫人当保镖

“除了文职人员,全港有2万多警察,能进入要员组任G4保镖的不多。当年,G4筛选了20多人,只有我一个是女的。训练完全没有特殊化,强度都是一视同仁的,例如举着15磅(约7公斤)的哑铃跑步,我也一样要达标。当然,长跑的纪录保持者一直是我,我比男的都要跑得快。训练唯一特殊的,是他们要给搭建一个‘临时厕所’,只有我一个人用。其实,训练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,因为政府给钱你做运动。G4保护对象级别很高,当年温总理访港时,我就担任他夫人的保卫工作。”

缉毒组 一眼就能看出吸毒者

“缉毒警工作很危险。当缉毒警时间长了,我们一眼就能看出哪些是吸毒者。我们得常常进入夜总会这些场所,搜查可疑人员,记得有次在一家夜总会搜查一个神志已经不清的女子,我把她带进女厕所,外面男警在待命,我脱下她的裤子,发现她的大腿有个大创口,塞着一团棉花,已经流脓了。这个女的拼命反抗,想冲出去,当时真怕她咬我,他们中很有可能携带艾滋病毒。”

“找毒品也很麻烦。得到卧底的情报后,我们一般在入境关口抓人,将嫌疑人员带到医院,扣起来,打针,搜查毒品。每一个环节,你都要记清楚时间、地点、细节,一步都不能少,因为缉毒警要上法庭作证,要详细讲述每一个环节,必须环环紧扣。”

重案组 离开前办过一起强奸案

“重案组负责的都是轰动全港的案件,有些案件三四年都破不了。我离开重案组前办过一起强奸案。犯罪人在几年前也因强奸罪被判刑,后来刑满出狱了,谈恋爱结婚,过上正常生活。但是,附近一所中学连续发生女学生被性侵案件,几位女生在不同时间段遭遇男子强迫性侵。我们经过排查跟踪,锁定犯罪嫌疑人,来到他家敲门盘查,开门的是个孕妇,这是犯罪嫌疑人的老婆,当我们告诉她,‘你老公很有可能就是这些强奸案的作案人’,她的眼泪马上留了下来,说‘不可能’,她根本想象不到自己老公怎么会是变态强奸犯。我在打完这场案子的官司后才辞职,最终这个男的被判刑4年,他的老婆在法庭上看着宣判。很多时候,你根本想不到,一个文质彬彬的人,另一面却是很丑陋的。”

法庭作证 不能有任何差错

“在重案组、缉毒组、失踪组,上法庭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,我都记不清自己上了多少次法庭了,常常是坐在政府派出的律师旁边当证人。案件排下来给你,搜查证据必须很仔细,例如死亡案件,必须看法医解剖,取出内脏器官化验后,详细了解情况,所以面对尸体与死亡,已经不会害怕了。案件处理中,要和律师商讨、录口供、补充证据,这些都需要你一个人完成,案件的每一个证据链都是环环相扣的,你不能有任何差错,一旦出现差错,对方的律师就会抓住你的破绽,你就得重新再来,甚至被对方翻盘,让犯罪嫌疑人逃脱。”

七嘴八舌

昨日东时官微推送了《TVB大剧:惠州女孩在香港当了10年陀枪师姐,做过G4保镖、缉过毒、进过重案组》内容,引起网友热议。

@机智张:好励志的故事啊!

@晴朗:香港警匪剧题材啊!

@晨:大姐姐的样子好干练,眼神好犀利,坏人在她眼皮底下藏都没办法藏。

@yotik:cool!

@汤汤饭饭菜:报道前面内容抓人,只是在最后说她忙到没时间找男朋友时候瞬间倒退了年代感。

@Vison彭军:又当老板,又是员工,值得敬佩,学习榜样。

@cyx:小姐姐老帅了!

对话

还没时间谈恋爱仍未遇上心上人

《东江时报》:在香港当了10年特警,怎么去了那么多部门?

何禹霏:香港警署岗位调动是申请与推荐,只要这个部门有职务空缺,你都可以提出申请,申请后靠你的领导推荐。大家都彼此熟悉,了解你的能力,都会争着要你,都是靠口碑赢出来的。就是现在做生意,我也坚持做口碑,口碑很重要,没有实打实的质量,怎么会有口碑和品牌。

《东江时报》:短发是你的习惯吗,短得很有型?

何禹霏:香港机动组的女警一般是短发,因为工作需要,还是短发方便。我一直留着短发,因为喜欢短发,而且确实方便。也许是因为一直跟男警混,干警察这一行的,都要当机立断,不能纠结,不说多余的话,所以这发型和我也挺配的。

《东江时报》:当时从香港回到惠州,会难适应吗?

何禹霏:不会,我的家就是惠州。我家三个孩子,我是老大,在惠州出生,我弟妹在香港出生。我小时候上的幼儿园就在环城西路那所机关幼儿园,小学在五小,回来后还觉得蛮亲切的。香港和惠州环境差别是很大,但是我适应很快。最重要的是,你要喜欢这里。你要在这里发展你的事业,你就要喜欢这座城市。我很喜欢惠州,这座城市很好,感觉很舒服。我在这里创业,还把我妹拉过来,她是这里的瑜伽老师和健身教练,她也很喜欢惠州。

他们说,惠州是一座很休闲的城市,可以喝喝咖啡聊聊天,我好像还没有时间享受到惠州这样的生活,我现在的状况还是忙,冲事业。以后吧,事业上了轨道,就可以体验惠州的悠闲了。

《东江时报》:这个年龄,又是家里老大,父母没有催婚?

何禹霏:完全没有!我爸妈很西式的,在香港30~40多岁不结婚的人大把。我对另一半也没想过,感情就顺其自然,警察干了10年,没有很多追求者,不是我高冷,也许是工作性质吧。现在还是没时间谈恋爱,也没遇到让我心动的人,所以不去想。

《东江时报》:8年后“退休”,那是也才40多岁,会不会太早?

何禹霏:那时可以有更多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看书、旅行、休息。我喜欢旅行,现在就算再忙,一年中必须有两次旅行,三五天的,更多是到东南亚游泳。以后有时间了,可以到世界各地走走看看,心态就不一样了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热门推荐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

微信微博

[责任编辑:wymaronhu]